World Fashion Festival Awards 2018

Made my exquisite presence in World Fashion Festival Awards 2018 in Dubai

encountered best designer, best dress, super models and Princesses from Oman and Saudi Arabia

APIDEC 13rd-16th Nov. 2017

i will make my presentence in adipec from 13rd to 16th nov 2017 in Abu Dhabi. i wish i could network with more supplier- manufacturers, freight providers, equipment rental companies, and oilfield (technical) service providers.

please advise fill in the tables before so that i can learn the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any, service and products and establish conversations.

I also look forward to meeting you in person in ADIPEC 2017

Iron Roughneck Commissioning

Iron Roughneck operation:
The backup wrench holds the lower drill pipe/drill collar, the spinning wrench makes up a connection, and then the makeup wrench makes up the entire connection with a bigger torque.
The backup wrench holds the lower dp/dc, the break out wrench breaks out a connection, and the spinning wrench breaks out the entire connection with a less big torque.
The wrenches from top to bottom are
Spinning tong, make-up tong (MUT) and backup tong (BUT)

Making up a connection

 

 

Breaking up a connection

小议全球化

说到全球化我也补充几句,首先这是个西方概念。它的对立概念是闭关锁国(中国,日本等),孤立主义(美国),光荣孤立(英国),受制裁(俄罗斯,古巴,伊朗,朝鲜)。期间你发现历史阶段中有的国家没参与全球化也过得很好,还让别人搅和,自己孤悬海外混自己却大发展了(英国和美国),而且有的国家自给自足,物产丰富(伊朗)。首先资本主义之前人类是不需要全球化的,尤其中国地大物博真不需要全球化,全球化是资本主义大生产的需要,为什么呢,容我慢慢道来-资本主义大生产需要工业原材料(铁,铝,钢等)能源 (煤炭等)航道市场而工业化的欧洲是不缺工业原材料的,英国有羊毛,伯明翰有煤矿,德国是不缺铁的,生产不是问题但是中国是自给自足的,没有进入工业化,即使政府腐败,但是确实地大物博过上好日子还不是问题,问题是有时候洪水灾害等资本主要中国这个市场而现在还是一样的,工业化大生产,上面的几个要素依然还是需要的,但是欧洲已经没有能源和工业原材料的,而全球化才能让工业原材料,能源和市场进入所谓的公平竞争,但实质上还是弱肉强食,因为后进入资本主义的国家没这么多经验,中国才商业化几十年,很多产业高新技术也没跟得上,管理也没跟得上,福特T型量产标志流水线时代开始,精益6西格玛在中国还没展开因为中国很多还是手工作坊模式呢。有选择地介入全球化能保护我们不被“全球化”概念欺骗进入到我们没优势的竞争环境,因为我们从农业国家刚进入商业化30年,第一代老板,企业家,管理者还都是刚从农田里出来的,小时候就是个放牛蛙,而看着光鲜的上班族也大多是要么从农田或山洞里出来要么是农民工儿女,很多人小时候也放过牛或者在田间地头打过架。而第一代石油工人是退伍军人,最近大庆运输个小物件还路上丢了。适当的保守主义conservative是避开我们的短处不跟人长处较量,唯有看到自己的长处和别人的短处并知道别人竞争不过你的时候才去攻击别人,但是要先编个故事,起个高大上的概念譬如“全球化”“自由”等先骗骗对方,然后出师有名。譬如在旧工业时代能源是煤,而现在中国第二大经济体并可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消耗的能源很多,于是美国提出降低碳排放co2 commission,实质上就是放个大招把中国的独门绝技控制住不能用,因为碳的碳排放多于天然气。出师有名,先编个高大上的概念中国煤太多,碳排放的概念让中国被憋屈地不能用,中国暂时还没那个实力参与全球化挨打,只能边保守地参与全球化,边韬光养晦,休养生息。凡是从长计

小议民主

民主即民治民有民享。他是解决方法means而不是解决方案ends。他的参与者是人民,但是人们未必是经济活动的参与者,古希腊是杂货铺国家,有很多小行业,小手工业者,很多贸易贩子。小行业多人民才会是经济活动的参与者,才能参与民主活动。而大行业多的俄罗斯和西亚国家需要集中式开发大产业,参与人少,资金集中,需要统一路线部署,上行下达,因而寡头才使得效率高。大部分人不参与大型产业的经济活动,那让他们参与民主活动不是添乱么?他们在经济活动外,都不知道国家这些经济活动是干啥的!古代中国是农业经济,大部分人不需要参与社会大生产活动,大家关心并固守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都不知道国家是什么,而统一思想才能才使得国家统一,让他们心中有个国家的概念!要是大家想的不一样中国可能是一堆国家,而不是现在我们看到的统一的中国。西方国家有传教历史,古代就多种思想相互抢占市场,因为今天的营销理论,广告学等都源自宗教传播历史,而他们也擅长洗脑,自说自话等。而中国古代是同一思想因为每次遇到不一样的糖衣炮弹概念如民主,自由,平等等容易被忽悠。譬如伦敦大雾时代农耕的中国没去推广或兜售中国的新鲜空气,库克尼农民工住黑臭的单元房时候甚至美国日本房地产泡沫越演愈烈时候中国没驻地办事处推广中国田园牧歌的乡村别墅诗画江山的写意生活吸引他们移民留学或者买房。但是西方国家什么时候都有推销的概念让你觉得什么时候都是你们不行他们行,而且只能他们判断你不能你判断他们,永远他们说得对。因为他们古代就多种宗教传播思想相互抢占思想,善于洗脑,现在还有一群洋努,连外国人三六九等都分不清!当中国有新鲜的空气美丽的乡村时候他们说我们落后,当中国工业化三十年进展他们又说我们有雾霾,但是他们穷困落后时候我们没说他们落后,伦敦大雾时候我们没说他们有雾霾,纽约黑帮我们也没说他们连人人权都不尊重。我们唯有向西看,这样跟亚洲的其他能源大国一道,我们在同一片大陆,世界岛。那样日韩港台新加坡都在我们后边,自然而然都会跟随我们,我们向东看反倒他成就他们成为得天独厚的二道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