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社会阶层固化

社会阶层固化是好事尤其是重要的产业,这些产业一代人无法学会,需要前辈带后辈,就学习而言人们会优先选择带那些自己子女亲戚或者身边认识的人(同学,同事),平时社会上认识的人时间短加个微信不算认识,人们不当真。
所以归结而言,人们主要通过两个形式认识-家族关系和学校关系。
有人问那同事关系呢?旧社会产业特别少,从事什么产业是家族和学校学业决定的。所以旧社会而言只有两种关系固化社会阶层-家族关系和学校背景。
旧社会产业少,但是能固化社会阶层的产业都是大产业,大产业一天两天学不会,的跟前辈学—
如果你从事学术界,你发现一代两代人学不懂,这行业要积累所以出现了学术世家和师徒关系-因为高深的知识只能传给自己子女亲戚和学生,其它人他们不认识。
下面说香港船王和子女,这门生意学都难只能传给子女跟着学。同样大型矿业产业都是子女继承关系,高端金融也是。
50年前这些高端行业都在伦敦,英国是社会阶层固化特别严重都讲关系(家族关系和同学关关系),当时仅有的两种社会关系-家族关系和学校背景让精英阶层形成彼此交流圈外人不懂的口音。对他们来说口音就是身份。
在美国popularity跑量商业文化出现之前任何国家社会阶层固化都难打破,除了美国但是打破要么是产生泡沫要么是靠让普通人愚蠢冲动消费来让自己成功!底层的英国人很多特别喜欢美国,那里他们有机会改变命运。
通常产业越大阶层越固化-矿业,航海运输业,电信业,油气,高深的学术产业(牛桥等)都出现二代三代这样的家族圈子和同学圈子。门生关系。因为太难懂太难学,但是你在圈外发现圈子壁垒重,但是如果你在入了圈内就发现自己以前是错的,其实入圈后发现别人都很乐意接受自己的其实,只不过以前人家不愿花时间在一个不是圈内没有基础的人。
越是因为大产业专业性强导致阶层固化这个社会越尊老爱幼(起码你得尊重长辈在行内带你)。美国产业成功多好popularity跑量,手段下三滥但是成功不靠圈子所以他们没有尊老爱幼只有二流子。
所以阶层固化是好事-保存发展知识(学术阶层),技能(机械,化工),产业(几代人从事一个产业结果更牛逼uniqueness)。
这些宝贵的知识源自我自己导师出生英国南部村音很重进了剑桥改了口音。他们社会阶层固化到不同圈子人说话口音句法都不一样可想而知那阶层固化太严重了。
关键是要给不同阶层流出晋升通道,但是更难-金融世家而言,不是他们不给你机会,有的知识你学习就要一辈子改变命运好几代(美国可能几年就够了)。
产业高端导致的社会阶层固化是好事,但是我不知道北京社会阶层固化是什么导致的

英国社会阶层固化是产业圈子固化造成的,因为高端产业不固化没法保留和发展,譬如当时很多人在澳大利亚有矿,一般人学不会这产业,甚至不入圈子都没机会学(得要远亲写个介绍信带去伦敦见老板然后当个学徒慢慢来)。
没进入流行popularity商业文化时代的美国,卡耐基也是从学徒工做起学习钢厂运作和市场运作渐渐成为钢铁大王的。
马克思说的阶级斗争class struggle还有英国社会的阶级流通性class mobility是指他们社会工业产业分层固化,有很多高端产业永远都是那几个家族几个同学。
后来中国把马克思理论拿来应对中国阶级斗争问题,中国阶级不是工业划分形成的(做矿的,做远洋航运的,做纽扣的),当时中国还不是工业社会。那时的知识分子也够次的
中国除了少数高端产业造成社会阶层固化很多是权力关系固化抢占一些其实普通人也可以接触或分享的资源(车道,让领导先行)。二者很不一样

就石油行业而言,没有十年经验可能都不算入行,国际上很多是好多代人从事这行。同样矿业,金融也是的。对于资金知识技能和经验密集的产业,阶层不固化就不利于保留和发展这些产业。
50年前越是从事这些产业的人(譬如远洋航务)处理大业务越似的性格区域保守,相信认识的人。
那时候很多行业(矿业,航运,油气)不是很需要学历,历练几年的人可能比念过书的人更懂,所以他们更相信他们认识的人(现在还是,熟人一说,面都没见过,简历也不要就去上岗),认识的人无非家庭关系的伙伴,学校关系的同学还有同事关系的人,那时候人还讲究写推荐信。
那时候伦敦处理都是世界上最高端产业,处理大业务的人除了相信认识的人,还性格保守,言语稳重,不露感情,因而伦敦绅士的性格得到发扬(人的气质跟位置有关)。美国流行文化因为是跑量的(譬如杰克逊门票面对普通大众,多多益善)所以需要嘻哈一点,见到谁都觉得是熟人。换句话说一旦伦敦失去高端产业,那么社会阶层就不那么固化,同样人们绅士性格也会被逗逼取而代之。
因为他们从事传统大行业,因而跟人认识的慢,美国人跟人认识的快,赚了快钱就跑人。就从事石油而言,人与人也讲究以前哪块田里做过啥等等聊聊信任感,专业拉近距离,不然见到人也不算认识。由此可见从事传统大产业的伦敦与人相处保守,关系拉近的慢本来就更使得阶层固化!
因为产业的知识经验技能和资金密集 这样导致了他们跟外行人共同语言不多,找对象也找行内的,因为业务金额都很大,行业内家族联姻,将得意学/门徒收为义子或女婿等都使得阶层固化,但也使得产业保留和发展!一年两年学不懂的产业只能内部人带,内部懂的人不想流失就拿家族关系(联姻)来拉近关系。
牛桥成了精英聚会场所,哲学,文学,逻辑学成了贵族学科(现在是屌丝学科),有关系的去做大业务,没关系的回过来教英语,甚至找不到工作!
再拿医生,律师和学术科研为例。行业内的知识太多,这个人做这块那个人做那块,自己一小块都要花6-7年才算入行,多年之后知识积累和社会学术关系(对律师来说还存在商业业务关系和政治关系)肯定是最先传给子女或学生等,社会阶层固化了这些才能保留和传承,不然就失去了底蕴

About Jun Wang
hello world

Leave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