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20140922

以前喜欢读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还学会一种思维方式叫范畴思维(忘了是不是学的康德得了)现在发现原来康德求学这么坚持,想想也惭愧,我们年轻人其实有大把时间可以丰富自己的。
康德区分了两种命题-分析和综合,先天和后天。又将他们混达成四个 先天分析,先天综合,后天综合和后天分析。其中分析就是先天的。其实他就是在问先天综合命题如何可能,那就是在问数学和经验科学如何可能。
人类知识有两个来源,感性直观(对于表象的接受性)和知性(制造表象的自发性)。通过前者表象给我们了,通过后者进行了思考。
直观又分两种 – 纯粹直观和经验直观。纯粹直观是经验直观必要条件。纯粹直观的形式分为时间和空间,他们使得命题综合和数学可能了。
时间和空间肯定是先天和先验的因为:
有的概念是从更大的概念上分解下来的,但是时间空间本来就是无限的概念(?),因为不可能是从另一个有限的经验概念(有限的经验概念又是感性直观来的)分解下来的
我们不能想象不存在时间和空间中的经验概念。
除了纯粹直观的先天形式,人类知性也有先天纯粹概念(又叫范畴)应用于经验直观形成经验知识(经验科学)。它们是因果关系,质量,数量和模态。将他们用于经验是它们唯一的合法用途,超过经验的疆域就会产生先验幻象(谬误-相对于真理,知识),不对应客体。表象的多样通过‘我思’,在先验综合进入到一个概念中。这样子思考作为知性的一个机能才可能。
范畴作为知性的概念,如何能应用于感性的直观中形成概念的呢?需要一个第三者媒介链接知性和感性。那就是范式。举个例子
我们闭上眼睛,我们能看到‘4’这个知性的概念-数量,睁开眼睛我们能看到四个指头,这是感性的直观。那么范式就把4这个知性的概念和4个指头这个经验直观连接的。
(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大多思考都是将观察到的材料有选择性地套用进自己大脑中的模型,模具出一个结论。重新建构模型就会把事情看成另一回事,得出另一结论)
然后康德还讨论人类认知的其余机能,就是除了知性外的 理性和判断力。
人类知性中的这些原则用于判断:
公理的直观,经验的类比,还有个忘了。
类比,特别是因果关系是时间序列上的先后发生或者平行?(也忘了,休谟也是这么说的好像), 但这种关系是知性上获取不是从经验直观中获取的。
能记得的越来越少了,荒废了学问的年龄!

Posted from WordPress for Android